肾虚脾虚肝火旺,放飞自我的小号,天天琢磨怎么飙车,
所有错误都是我的,与角色无关。

【楼诚衍生/杜方AU】无药可救 1

脑洞感谢 @反射弧超长的小雷龙 ,题目灵感来自于小方 @我是凯凯王手里的一把勺子 ,我只是个讲故事的人,所有错误都是我的,与角色无关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卧房上方的空调一直不断的吹出丝丝凉气,但方孟韦一点没觉得凉快。

杜见锋全身几乎死死贴住方孟韦,哼哼唧唧地凑到他脸边,嘴里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东西。浑身酸疼的方孟韦只想好好睡一觉,奈何杜见锋实在太粘人。方孟韦忍无可忍的一巴掌推开杜见锋越贴越近的那张脸,伸手够到遥控器调低温度。

越过杜见锋抓住被角的瞬间,杜见锋后背温烫的触感让方孟韦眉头皱了起来,连忙撑起上身探了探杜见锋的额头,触手的温度让方孟韦心里一沉。顾不上更多,方孟韦抹了把脸精神精神,赶紧起身拽过衬衫急匆匆穿好,摸出手机打电话叫了医生过来,任命的叹口气开始上下忙活照顾床上快缩成一个芝士虾球的杜见锋。

 

杜见锋梦里梦到自己在泡温泉,全身上下只裹着一条浴巾,感受着下方不断涌上来的热气,心里暗爽这地方泡着真舒坦,赶明儿个得找机会领着孟韦来感受一下,然后听到不远处好像传来了孟韦的声音,还是孟韦在叫自己的声音,忙喊“孟韦我在这里!”

再然后,芝士虾球就醒了。

 

 

睁眼就看到方孟韦惊愕地看着自己,嘴巴微张的样子呆的好笑,又觉得怎么醒了还是这么热,不由挣了挣,伸手就要掀被。

方孟韦回过神来,忙一把按住杜见锋,“别乱动,你在发烧,刚给你裹好被,要捂出汗才能退烧。”说着把杜见锋额头上的毛巾拿走换水,再贴上来的时候只觉得额头凉丝丝的,舒服得紧。

折腾了半天,送走医生的方孟韦抽出体温计时总算长出一口气。

 

杜见锋最开始烧到三十九度多,几乎从没见过杜见锋有生病的时候,冷不丁遇上一次差点吓坏方孟韦。

虽然眼下体温还是偏高但也算是正常范围,起码一直在好转,方孟韦揪着的心终于放下,看一眼以军姿板板整整躺在床上的杜见锋,方孟韦转身一言不发进了厨房,回头的时候嘴角悄悄扬起了好看的弧度。

托家里人的福,自小就精通家务的方孟韦没多一会儿端着一碗小米粥出来,坐在床边,小心翼翼的一口一口喂给杜见锋。

 

 

刚休假就把人惹生气的杜见锋没见过这架势,心里有些慌。小米粥吃到嘴里舌尖能尝出丝丝的甜,杜见锋没吭声,埋头就着方孟韦稍稍向前的姿势一声不吭喝了一大碗。

好歹是名军人,身体素质与常人相较肯定要强,杜见锋吃饱了立马什么事儿都没有了,偷瞄几眼方孟韦,看着不像是还在生气的样子,清了清嗓子叫嚷着要去冲个澡,说是自己出了一身汗黏糊糊的,太难受。

方孟韦抬头瞥了一眼杜见锋,“过去躺好,别乱动。”这面又去打了一盆水端到床头柜上放好,“你刚出过汗还没彻底退烧不能洗澡,身上不舒服我先帮你擦一擦,再忍忍吧。”

 

杜见锋一听,愣了一下,突然钻进被子里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缩在床角。方孟韦颇有些无语的把人从被子里扒拉出来,虽然不知道杜见锋一时间犯什么毛病,两人之间长久的磨合与互动告诉方孟韦,这种时候必须要从一个旁观者成为行动家。

方孟韦直接扒了杜见锋身上仅剩的最后一块布料。

 

杜见锋脸上的表情极其生动的表明他对此举怨念颇深。

慢吞吞的蹭到柜子边站好,杜见锋立在原地盯着绕着自己上下打转的方孟韦,下身的小兄弟精神抖擞,差不多算是立即有所反应,器宇轩昂地冲着方孟韦敬礼,似乎是在打招呼。

方孟韦习惯了杜见锋这种风格,对眼前一幕视若无睹,用湿毛巾认真的擦了几下继续擦向别的地方。

 

 

好不容易折腾完了也该睡了,杜见锋眼瞧着身边这位面无表情,心里摸不准到底消没消气,憋好半天,眼珠子一转,病怏怏地开了口,“孟韦,我可能还有点烧,能不能跟你一起睡?”说完看着方孟韦,眼中的期待怕是瞎子都能看得出来。

大概是病人的话语权总是最高,方孟韦估计他要是不答应杜见锋能闹他一晚上,拍了拍身侧的空位,示意杜见锋可以过来,心里也着实是后悔和杜见锋在雨里争执那么久,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非要较真的结果就是现在两个人都别扭。

方孟韦想到这儿调整了个姿势,然后裹着被子闭上眼睛打算睡觉,身上突然沉甸甸的压上来个人。睁眼就是杜见锋那张放大的俊脸,他隔着被子把方孟韦整个人圈在怀里,表情正经的很,“那啥,孟韦,我有点冷。”

方孟韦不疑有他,把自己的被子抽出来盖在杜见锋身上,然后转过身去背对着睡,谁知道杜见锋顺着被子就滚到了身边,赤裸的胸膛紧贴着脊背,双手还毫不客气地环上了他的腰。杜见锋感觉到方孟韦的身体一瞬间变得僵硬,呼吸都不敢大喘。

 

“孟韦,你睡了没?”杜见锋明知故问。

方孟韦没做声。于是杜见锋再接再厉,“我今天没想那么多,以后肯定注意,绝不再犯,再也不惹你生气,你看行不?”

尽管表面上方孟韦还是板着一张脸毫无动静,但能同意杜见锋抱自己这么久就意味着已经消气了,偏偏杜见锋这人有些关键时刻脑子轴的让人牙根直痒痒。

等了半天没等来回应,杜见锋干脆用被子把方孟韦一卷,往怀里一带,自己也动作利落的往床板上一跪,“我杜见锋以后如果再惹方孟韦生气,就让我出门……”话没等说完,方孟韦噌地一下挣开被子捂住杜见锋的嘴,坐起来瞪着他,眼里的警告不言而喻。

 

 

杜见锋哪里会懂方孟韦是怎么想的,以为自己又惹他生了气,不管不顾地扭头想躲开方孟韦捂住自己嘴的那只手。

本来是想告诉这个人自己已经消气了,现在看这状况不明说这人肯定是不能懂,匆匆转身刚张开嘴,与杜见锋微张的嘴唇轻轻擦过。

方孟韦怔了一秒,就看到杜见锋全身上下都红的像只煮熟的大虾,推开他奔着厕所仓皇离去,通红的双耳居然看起来有那么点儿可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老司机复健这条路走得有点崎岖……

第一次写这对,所有错误都是我的,与角色无关。

评论(17)
热度(46)
  1. 司安卿木一一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所以梗呢?我咋没瞅见?

© 木一一 | Powered by LOFTER